就是一个撸章的,偶尔写俩字

谓我【二】

谓我 毁莫

莫凡这段简直难写死了!!!
难写主要是因为和毁哥不同,毁哥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自己,莫凡是莫凡,虽然自己受莫凡操控但是思想是不重叠的,所以他能从自身的视角直接评论莫凡。莫凡完全不一样,他不知道毁哥有独立的人格,一方面理智告诉他毁哥就是自己,另一方面又希望毁哥是独立的人格,然后就无端矛盾,就像他看到的毁人不倦,一方面是看到他自己,又不希望是自己。。
【有私设注意】


莫凡side

你能做到我做不到的,你能说出我说不出的,你是我,却优于我。

早上8点,我坐在我的电脑前,登陆游戏。

【你好,毁人不倦】我默默的和我的游戏人物打了个招呼,然后操控着他开始了一天的技术训练。

我不善言辞,起初,父母事务繁多,关系恶劣,几乎会忽略我说的每一句话。我也就习惯了不再说一句话。偶尔有想法,看到他们相互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,也就变成了无所谓。后来,他们对我的形容词,变成了阴郁,死气沉沉。而这些加于我身上的词,也成了他们对对方的恶毒指控。再后来,我知道了荣耀,有了毁人不倦。

从小到大我几乎一直是一个人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睡觉,一个人过活。直到我进入了那个荣耀的世界,直到我有了毁人不倦。。

毁人不倦是我的第一个账号,已经用了很多年,和我不同,他高大,俊美,沉默,却不寡言。每次操控着他,我都觉得我变成了另一个人,平时的隐忍寡言,在游戏里消失无踪,虽然依然沉默,却不会忍耐自己的想法。平时连角色的初始动作都懒得看完,却可以为了一件装备耐心蹲守几小时。

我曾经隐隐窃喜,我终于不再是一个人,我会在心里默默对着那个在战场上飞驰的身影无数次的说想说的话,把他当做听众,当做同伴。

后来的某一天我突然意识到,毁人不倦不过是我幻想中另一个更优秀的自己,我对自己的期望全部投射在荣耀中,折射出了一个毁人不倦。这让我无比失望,因为毁人不倦无论和我多不一样,他依然是我。

因为从头到尾,依然只有我一个人。

一直到现在,我坐在兴欣的训练室里。即使面前的桌子上摆着苏沐橙抓给我的瓜子和乔一帆递来的温开水,即使在宿舍中方锐总是仿佛可以无视我的沉默不停的调动气氛,可我仍不能融入他们。就像苏沐橙递给我瓜子时,也只是接着回头看她的电视剧,就像临睡前方锐会在昏昏沉沉间结束话题浑然睡去。整个队伍都知道我的沉默,所以他们习惯了不等待我的回应。

【如果我是你就好了】

我操控着毁人不倦做着例行的攀爬训练,不可抑制的这样想着。如果我是你,就可以在苏沐橙递来瓜子时说声谢谢。如果我是你,就可以和方锐有一搭没一搭的夜聊,直到双方都睡着。如果我是你,就可以融入大家不再一个人了。

【可我就是你啊】

我就是你的创建者,我就是你的操控者。我明明就是你,可我却不是你。

毁人不倦,你为什么不是另一个人呢?为什么不能站在我身边告诉我,我不是一个人呢?为什么你偏偏就是我呢?

我又陷到了这种悖论一样的思维中,等回过神,毁人不倦已经掉下了攀爬的山崖。

后来,兴欣战队的发展走向了正轨,战队开始要求上交账号卡统一保管,装备也不再需要拾荒获得,而是有专门的研究部门统一研发。

当有一天,我从老板娘手里接过毁人不倦的账号卡,看到了已经变成银武的十六叶,和焕然一新的毁人不倦时,我才真正感受到铺天盖地的绝望。

毁人不倦,终于,不再是我的了。

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人,可是直到我将账号卡交到老板娘手里,看着他被锁在抽屉里时,我才突然意识到。


我真的成了一个人。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38 )

© 莫-MO | Powered by LOFTER